修仙小说网 > 历史 > 敕勒歌:两魏英雄传最新内容列表

敕勒歌:两魏英雄传

作者:远笛清

类型:历史

状态:连载

最新内容:第68章 高欢:第一次进攻

最后更新:2022-06-23

动作:TXT下载, 加入书架, 更新提醒, 投推荐票, 直达底部

《敕勒歌》背后的故事

太史慈子义

近日读《资治通鉴》南北朝卷,里面提到了一首北方民谣《敕勒歌》,这是我们上中学的一篇文章,当时并不觉得这首民歌有多好,一点也不押韵,但是一幅北方游牧民族的放牧风景画却跃然纸下。今日重读这首民谣,却有了更多的感悟。

敕勒川,阴山下。天似穹庐,笼盖四野。

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

――摘自宋·郭茂倩《乐府诗集》

梁武帝中大同元年(丙寅,546年),东西魏发生了一场大战,东魏丞相高欢率兵十万从晋阳南向进攻西魏的军事重镇玉壁(今山西稷山县西南),受到西魏名将韦孝宽坚守,高欢折兵七万,返回晋阳途中,军中谣传其中箭将亡,高欢带病强自设宴面会大臣。为振军心,他命部将斛律金唱《敕勒歌》以振军心,高欢听到歌声后“哀感流涕”。玉壁之战是东西魏的转折点,不久高欢病死,西魏由军事防守转为战略进攻,并于三十年后吞并高欢儿子高洋建立的北齐。所以今天带大家重读一下玉壁之战。

一、玉壁城

玉壁城是西魏抵御东魏的军事前沿重镇,由河东行台王思政上表始建于西魏大统四年(538年),“城周八里,四面并临深谷”,遗址在稷山县城西南六公里的柳沟坡上(今山西稷山县太阳乡白家庄一带) 。

玉壁位于峨嵋垣北缘的台地,地处暖带,气候温和,土地肥沃,盛产粮麻,一向民给军需之理想所在。同时,玉壁城北临汾河,西界黄河,东、南为涑水河所环绕,形势突兀,位置险要,进可长驱突击,退可守险无虞,是西魏抵御东魏的军事前沿重镇,是西魏保关中、攻并州、灭东魏的桥头堡,也是西魏插进东魏统治区的一把利刃。对此,东魏高欢鲠骨在喉,定要拔掉这颗阻碍东魏向西扩张的钉子。公元542年和546年,东魏高欢两次从玉壁城进犯西魏,挑起了我国历史上著名的玉壁大战。

○玉壁城,在(稷山)县西南十三里。西魏大统四年(538年),东道行台王思政以玉壁险要,请筑城自恒农(弘农,今河南三门峡)徙镇之。宇文泰从之,因以思政为并州刺史,镇玉壁。八年(542年),高欢伐魏,入自汾、绛,连营四十里,思政守玉壁以断其道,欢攻围之。不能克。十二年(546年),韦孝宽代思政镇玉壁,高欢自邺会兵于晋阳,至玉壁围之。以挑西师不出,欢百计攻围,昼夜不息,孝宽随机拒守。欢用术士孤虚法聚攻其北。北,天险也。智力俱尽,卒不能拔。周保定初,置勋州于此,以旌孝宽之功。后又尝移绛州治此。《通释》:玉壁城周八里,四面并临深谷,后周置勋州总管府,又改为绛州,隋初移于正平,此城遂废。

○汾水,在县南十里,自绛州流入境。高欢围玉壁,城中无水,汲于汾,欢使移汾,一夕而毕。盖于上流决水移之,不使近城也。汾水又西入河津县界。《志》云:今县西南十二里有玉壁渡,元魏时于汾水北置关,后为渡。其南又有景村渡,后徙而西北,为李村渡夏秋以舟,冬为木桥以济渡。

――摘自顾祖禹《读史方舆纪要·卷四十一·山西三》

二、韦孝宽其人

韦孝宽(509年-580年),名宽,一名叔裕,字孝宽,以字行于世。京兆杜陵(陕西西安南)人,南北朝时期北魏、西魏、北周杰出的军事家、战略家。一生南征北战,功勋卓著,官拜大司空、上柱国,封郧国公。

韦孝宽在军事所涉及的多项领域中,无一不是达到了顶峰,不仅能攻能守,而且是一个不世出的谋略家。善用谋略,在中国各个时代的名将中,当是个中翘楚,惯于使用间谍,《北史》有记载,只要是韦孝宽认为的假想敌人中,没有一处没有他的谍报人员,而且这些间谍忠心耿耿,从无有二心,韦孝宽的情报战的能力无人能出其右。论防守,玉壁大战被认为是军事史中教科书般的防守案例,东魏丞相高欢倾全国之众以攻玉壁小城,用尽百般轁略,不能克城,最终无功而返,不久因玉壁之战困恼而殁,间接导致了东魏即以后北齐的衰落。后又以反间计谋害了北齐第一大将,柱国重臣斛律光,就直接导致了北齐的灭亡,应该说北周吞并北齐,韦孝宽当是首功。论攻坚,北周末年,国丈杨坚(隋文帝)欲自代北周而替之,导致了北周大将尉迟炯的叛乱,响应者四方,一时风烟四起,杨坚碰到了最大的难题,当时已经很可能解不开,但是杨坚争取到了韦孝宽,随后,韦孝宽以北周兵马大元帅,节制天下兵马,与统领百万大军的尉迟炯展开了决战,三个月内荡平尉迟,廓平宇内,为杨坚建立隋朝奠定了最坚实的基础。

韦孝宽一生的传奇很难一笔道尽,从西魏、北周初期在军事上的被动,到后期并强齐,平南陈,统一天下,进而结束了中国历史上长期的多国时代,重归一统,韦孝宽是全过程的直接参与者,也是其中的重要贡献者。

三、高欢其人

高欢(496-547),字贺六浑,原籍渤海蓨县(今河北景县),出身于怀朔镇(今内蒙古固阳县西南)兵户之家,东魏权臣,北齐王朝奠基人,史称齐神武帝。因祖父高谧犯法,移居怀朔镇,成为鲜卑化汉人。参加杜洛周起义军,归顺葛荣,成为亲信都督。后叛降尔朱荣,并收编六镇余部,镇压青州流民起义,任第三镇酋长、晋州刺史。竭力调和汉胡关系,依靠鲜卑贵族和汉族高门,扩充政治实力。普泰二年(532年),起兵消灭尔朱氏残余势力,以大丞相控制北魏朝政,永熙三年(534年),逼走北魏孝武帝,拥立孝静帝,建立东魏,迁都邺城,专擅东魏朝政16年。次子高洋取代东魏建立北齐,追封高欢为献武皇帝。

四、斛律金其人

斛律金(488年―567年),字阿六敦,朔州(今山西朔州)人,敕勒族,南北朝时期北魏、东魏、北齐三朝将领。斛律金性格耿直,善于骑射,长于用兵。北齐建立后,斛律金被封为咸阳郡王,加封太师。柔然进攻北齐,斛律金亲自领兵抵御,取得胜利。天统三年(567年),斛律金去世,享年八十岁,谥号“武”。其子斛律光亦是北齐名将。

五、战争经过

当年,高欢率领崤山以东的全部兵马讨伐西魏,日夜不停地进攻玉壁,西魏并州刺史韦孝宽随机应变地抵抗东魏的进攻。玉壁城中没有水源,城中的人要从汾河汲水,高欢就派人在汾河上游把水决开,使汾河水远离玉壁城。高欢在玉壁城的南面推起了一座土山,想利用这座土山攻进城里。玉壁城上原来就有两座城楼,韦孝宽让人把木头绑在城楼上接高,让它的高度常常高于东魏堆的土山,以抵御东魏的进攻。高欢见到这种情况,便派人告诉韦孝宽说:“即使你把木头绑在城楼上,使城楼高到天上,我还会凿地洞攻克你。”于是高欢派人掘地,挖了十条地道,又采用术士李业兴的“孤虚法”调集人马,一齐攻进玉壁城的北面。

玉壁城的北面是山高谷深极其险要的地方。韦孝宽叫人挖了一条长长的大沟,以此长沟阻截高欢挖的地道。他调选精兵良将驻守在大沟上面,每当有人穿过地道来到大沟里,士兵们便都能把他们抓住或杀死。韦孝宽又叫人在沟的外面堆积了许多木柴,贮备了一些火种,一旦地道里有敌人,便把柴草塞入地道,把火种投掷进去,一经鼓风吹火,地道里的敌人全部被烧得焦头烂额。高欢又用一种坚固的攻城战车撞击城墙。战车所到之处没有不被摧毁撞坏的,西魏没有一种武器可以抵挡它。韦孝宽便把布匹缝制成一条很大的幔帐,顺着攻城战车的方向张开,因为布是悬在空中的,攻车无法撞坏它。高欢又把松枝和麻杆之类的易燃物品绑在车前的一根长杆上,又在其中灌油,点起火,用来烧毁韦孝宽的幔帐,并且还想烧毁城楼。韦孝宽便让人制造了一种很长的钩刀,并把刀刃磨得很锋利,等火杆快要烧到幔帐时,便用长长的钩刀远远地割断它,附着在火杆上的松枝和麻杆便都纷纷坠地。

至此,高欢又在玉壁城墙下四面八方挖了二十条地道,并在地道中用柱支撑地上的城墙,然后放火烧掉这些木柱,于是城墙便坍塌了。韦孝宽在城墙坍塌的地方竖起一些木栅栏来保卫玉壁城,高欢无法攻进城去。

六、高欢失败原因分析

一是骄兵轻敌。作为东魏的实际统治者,3年前邙山之战的胜利使得高欢这次倾山东之兵以攻玉壁,志在必得。他认为宇文泰没有力量与其抗衡,所以大胆地在坚城下屯兵攻城,犯了兵家大忌。

二是地形得失。自王思政起,西魏在汾河南岸修筑了大大小小多个工事要冲。依仗地形之便利,形成了2道防线,一道是临汾河的防线,一道是依靠峨眉塬地势的防线。东魏军在河南岸不能形成有效的纵深,只能攻击坚城以求破阵。河东谷地作为黄土高原和中原的交汇地带,正应对山西“四塞之地”和“表里山河”的古称,守险即可。

三是棋逢对手。韦孝宽虽然不善攻击,但善于防御战和用间,其人对对手内心的揣摩和用间达到当绝一时。也正是看出了高欢急于求成的心理,才有了以稳应敌,固守待援的策略。

四是年轻人的胜利。第二次玉壁之战,高欢时年50岁,而韦孝宽时年37岁。50岁是人经验最丰富的年龄,但是身体和思维上往往跟不上了。所以,高欢攻城手段之多让人眼花缭乱,但却善乏亮点,被韦孝宽一一破解。最终,高欢有疾又死,玉壁之战功亏一篑。正如曹操有赤壁之败,苻坚有淝水之败,很多雄主并非高明的战士大师而更倾向于善于纳谏和用人的大师。

七、战争影响

高欢苦战六旬,将士伤亡病灭十之四五,智力俱困,因而发病,乘夜逃遁,不久忿怨死于晋阳,而高欢之死直接导致了侯景之乱。西魏则嘉韦孝宽守城之功,授骠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进爵建忠郡公。至北周保定初年(561年),以韦孝宽立勋玉壁,于玉壁置勋州,仍授韦孝宽勋州刺史。

玉壁在南北朝时,是极为显要的军事重镇,是东魏和西魏扩展势力,向对方进发的咽喉要道。从公元534年北魏分裂为东魏和西魏,至公元589年隋统一的约半个世纪中,公元 542年、546年两次东魏一西魏玉壁之战前,在东魏、西魏和南朝三方鼎峙中,东魏在国力军力上均占优势,在实战中互有胜负;玉壁之战后,原来最弱小最贫蹙的西魏,通过两次玉壁之战的胜利,从而在三方角逐中始终占据着战略主动,在历次重大战役中保持不败纪录,国力军力后来居上,直至以其为基础的北周又以北周为基础的隋,终于取得中国古代史上的第二次大统一。由此,可以见出玉壁之战及玉壁要塞在中国古代史上之历史地位和战略地位。

八、附录:玉壁之战全文

南梁武帝(萧衍)中大同元年(丙寅,546年)

东魏孝静帝(元善见)武定四年

西魏文帝(元宝炬)大统十二年

(八月),魏徙并州刺史王思政为荆州刺史,使之举诸将可代镇玉壁者。思政举晋州刺史韦孝宽丞相宇文泰从之。东魏丞相高欢悉举山东之众,将伐魏;癸巳(23),自邺会兵于晋阳;九月,至玉壁,围之。以挑西师,西师不出。

(十月),东魏丞相高欢攻玉壁(山西稷山),昼夜不息,魏韦孝宽随机拒之。城中无水,汲于汾,使移汾,一夕而毕。于城南起土山,欲乘之以入。城上先有二楼,孝宽缚木接之,令常高于土山以御之。使告之曰:“虽尔缚楼至天,我当穿地取尔。”乃凿地为十道,又用术士李业兴“孤虚法”,聚攻其北。北,天险也。孝宽掘长堑,邀其地道,选战士屯堑上。每穿至堑,战士辄擒杀之。又于堑外积柴贮火,敌有在地道内者,塞柴投火,以皮排吹之,一鼓皆焦烂。敌以攻车撞城,车之所及,莫不摧毁,无能御者。孝宽缝布为幔,随其所向张之,布既悬空,车不能坏。敌又缚松、麻于竿,灌油加火以烧布,并欲焚楼。孝宽作长钩,利其刃,火竿将至,以钩遥割之,松、麻俱落。敌又于城四面穿地为二十道,其中施梁柱,纵火烧之。柱折,城崩。孝宽随崩处竖木栅以扞之,敌不得入。城外尽攻击之术,而城中守御有馀。孝宽又夺据其土山。欢无如之何,乃使仓曹参军祖珽说之曰:“君独守孤城,而西方无救,恐终不能全,何不降也?”孝宽报曰:“我城池严固,兵食有馀。攻者自劳,守者常逸,岂有旬朔之间已须救援!适忧尔众有不返之危。孝宽关西男子,必不为降将军也!”复谓城中人曰:“韦城主受彼荣禄,或复可尔;自外军民,何事相随入汤火中!”乃射募格于城中云:“能斩城主降者,拜太尉,封开国郡公,赏帛万匹。”孝宽手题书背,返射城外云:“能斩高欢者准此。”珽,莹之子也。东魏苦攻凡五十日,士卒战及病死者七万人,共为一冢。智力皆困,因而发疾。有星坠营中,士卒惊惧。

十一月,庚子(1),解围去。

先是,别使侯景将兵趣齐子岭,魏建州刺史杨檦车箱,恐其寇邵郡,帅骑御之。至,斫木断路六十馀里,犹惊而不安,遂还河阳。庚戌(11),使段韶太原公高洋。辛亥(12),征世子高澄会晋阳。

魏以韦孝宽为骠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进爵建忠公。时人以王思政为知人。

十二月,己卯(11),高欢以无功,表解都督中外诸军,东魏主(元善见)许之。之自玉壁归也,军中讹言韦孝宽以定功弩射杀丞相(高欢);魏人闻之,因下令曰:“劲弩一发,凶身自陨。”闻之,勉坐见诸贵,使斛律金作《敕勒歌》,自和之,哀感流涕。

――摘自《资治通鉴·第159卷·梁纪十五》

2018年2月7日星期三

《敕勒歌:两魏英雄传》最新内容(提示:已启用缓存技术,最新章节可能会延时显示,登录书架即可实时查看。)
第68章 高欢:第一次进攻
第67章 独孤如愿:偷袭荆州
第66章 可朱浑道元:三千里的东归路
第65章 元修:不作到死不罢休
第64章 宇文泰:见招拆招
第63章 高欢:封杀围堵
第62章 宇文泰和高欢:几家欢喜几家愁
第61章 元修:逃亡之路
第60章 元修:天子西奔
第59章 元修和高欢:君臣决裂,剑拔弩张
第58章 宇文泰:再定关陇,头角峥嵘
第57章 宇文泰:复仇(下)
第56章 宇文泰:复仇(上)
第55章 宇文泰:英雄年少,力挽狂澜
第54章 高欢:怀朔的反击
《敕勒歌:两魏英雄传》正文
第1章 六镇,故事开始的地方
第2章 贺拔胜与斛律金,路在何方
第3章 元渊和于谨,北上平叛
第4章 关陇,另一个起火点
第5章 源子雍,来自统万城的坚持
第6章 豪华的狙击,武川南河之战
第7章 萧宝寅,皇子的战功
第8章 胡太后的逆袭
第9章 狡猾的万俟丑奴
第10章 元渊和于谨,平定六镇
第11章 尔朱荣,枭雄在路上
第12章 草莽英雄杜洛周
第13章 元渊,复杂的政治
第14章 宇文洛生,国与家的冲突
第15章 元渊与葛荣,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第16章 元渊,政治差等生的宿命
第17章 萧宝寅,皇子的野心
第18章 源子雍与葛荣,英雄的无奈
第19章 萧宝寅,破碎的复国梦
第20章 高欢:大家好我终于出场了
第21章 胡太后和尔朱荣:摊牌时刻
第22章 河阴之变
第23章 尔朱荣和元子攸,貌合神离的合作伙伴
第24章 邢杲与羊侃,世族子弟的抗争
第25章 葛荣和尔朱荣,决战前夜
第26章 滏口之战
第27章 平定山东
第28章 陈庆之的传奇,三个月拿下洛阳
第29章 尔朱荣和陈庆之,战神与传奇的对决
第30章 平定河北,现在只剩下关陇了
写在前面
第31章 贺拔岳:三少办事,挡路者死
第32章 贺拔岳:搞定万俟丑奴
第33章 平定关陇:三个伪皇帝的终结
第34章 喋血明光殿
第35章 尔朱世隆:书生的报复
第36章 尔朱兆:杀入洛阳
第37章 尔朱兆和元徽:格局决定命运
第38章 高欢:大家好我又出场了
第39章 元恭:乱世的另一个棋子
第40章 高欢:观察与等待
第41章 高乾和李元忠:河北大族的归心
第42章 尔朱世隆和杨侃:跋扈与悲情
第43章 高欢:到处都是套路
第44章 广阿之战
第45章 攻克邺城
第46章 宇文泰:我终于长大了
第47章 韩陵之战(上)
第48章 韩陵之战(下)
怀朔武川部分重要人物
北朝主要汉人姓氏
北朝主要胡人姓氏
关于高欢和宇文泰的名和字
本书的初步规划
第49章 斛斯椿:兄弟就是用来卖的
第50章 高欢:天下初定,危机四伏
第51章 贺拔岳和高欢:我凭啥要听你的
第52章 高乾:政治的牺牲
第53章 贺拔岳和贺拔胜:武川的实力
第54章 高欢:怀朔的反击
第55章 宇文泰:英雄年少,力挽狂澜
第56章 宇文泰:复仇(上)
第57章 宇文泰:复仇(下)
第58章 宇文泰:再定关陇,头角峥嵘
第59章 元修和高欢:君臣决裂,剑拔弩张
第60章 元修:天子西奔
第61章 元修:逃亡之路
第62章 宇文泰和高欢:几家欢喜几家愁
第63章 高欢:封杀围堵
第64章 宇文泰:见招拆招
第65章 元修:不作到死不罢休
第66章 可朱浑道元:三千里的东归路
第67章 独孤如愿:偷袭荆州
第68章 高欢:第一次进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