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小说网 > 都市 > 暗夜调查官最新内容列表

暗夜调查官

作者:林鹿郎

类型:都市

状态:连载

最新内容:第8章 无面者

最后更新:2022-06-23

动作:TXT下载, 加入书架, 更新提醒, 投推荐票, 直达底部

《八十二章》

到了第二天,站里的法医官亲自来到了黎子安的办公室,向他汇报了关于欧成秉的解剖结果。

“黎组长,这是关于欧成秉的解剖结果报告,你看一下。”,法医官把报告呈递给了黎子安。

接过报告,黎子安仔细地浏览了一遍,问道:“就这些?”,法医官点点头,说道:“是的,组长。根据昨天会同医院方面对尸体进行详细的检查和解剖。没发现死者身上有近期的体表外部损伤,内脏也没有受到任何外力损伤,对尸体胃部进行的毒理检测,也没有检测到毒理反应。其他的内脏部位也排除了中毒的可能。”

“只是,对心脏的解剖检查,发现有病理性变化,所以医院同仁们都一致认为,是特发性急性心肌梗死导致的死亡!”

黎子安沉默了一下,又想了想,盯着法医官问道:“你是法医官,我问你,有没有那么一种毒药能进入到人体内部,连你们都检测不到的?”。

法医官想了想,回答道:“组长,如果真的存在有这样的毒药,那么这种情况是可能存在的,毕竟你也知道,按照我们目前的技术手段,没法做到有效检测。”

黎子安连忙追问道:“那么在哪里可以做到有效检测?”,法医官马上回答说:“我估计我们国内没有哪家医院能做到,而且连我们保密局本部的技术检验科也做不到。除非,除非。。”

黎子安连忙说道:“除非什么?快说!”,法医官连忙说道:“除非让美国盟友帮忙,在他们国内检测,他们那里可是有世界上最先进的检测设备和检测人才。”

黎子安一听,又有点泄气地说道:“嗯,好吧,我知道了,你回去休息吧,辛苦了。”,法医官连忙道谢并退出了黎子安的办公室。

法医官走后,黎子安拿起检测报告,走出了办公室门口,往外面而去。他要赶紧过去四川工作组那边一趟,把这个消息当面汇报给组长老郑。


保密局四川工作组驻地,组长老郑靠在办公室里的沙发上,听取了黎子安关于欧成秉尸体检测一事的报告。

黎子安把法医官的所述全部一字不漏地汇报给了老郑,同时也把检测报告递交到了老郑手中。

“组长,如果他真的死于意外中了不知名的毒药,按照目前的技术条件,我们确实没法进一步检测调查了,如果真的要深入追究,必须要麻烦美国盟友了。”黎子安对老郑说道。

老郑冷哼一声说道:“哼,按照法医官的说法,如果真的存在这样的事儿,只有美国盟友才能提供帮助。可是,这帮所谓的美国盟友都是些无利不起早的家伙。他欧成秉并不是什么社会名流,更不是什么党国大员,就是个贩夫走卒之流的存在,哪里能劳驾得动美国盟友在他们国内帮忙检测这个事?”

黎子安这时又说道:“组长,这种病我也曾经听说过,发病时也不可能马上几秒钟就死掉,他起码有向外呼救的机会,可是奇怪的是,他却没有向任何人呼救。”

老郑又想了想,接着说道:“唉,你说的确实也有道理,这个算是疑点。假设真的有人投毒,又能怎么样?人都死了,技术上只能查出病理性死亡,其他的又查不出个理所当然。我看就这样吧,按照意外病亡处理。”

“另外,找个地方,把他埋了吧,再搞个纪念仪式。虽然说是共产党投诚过来的,但是起码他现在也是站里的人了,不能不管,要不别人会寒心的。”

听完老郑所说,黎子安连忙点头答应。接着,两人又谈了一下其他的工作事宜,谈完后,黎子安才离开了老郑的办公室。


到了下午,娘娘庙街口处“顺来烟酒百货”店里的老周,收到了“暗夜”传递过来的情况通报。

情况通报上只有一句话:叛徒变节分子欧成秉已经被顺利地铲除!

老周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没有什么比得知叛徒被铲除更让人高兴的了。

至此,被叛徒欧成秉出卖而牺牲的烈士们之血仇,终于得报!


入夜后,“暗夜”站在房间的窗户后,房间里没有打开灯光,只有“暗夜”叼在嘴里的香烟,发出忽明忽暗的丝丝光点。

顺利地铲除了叛徒欧成秉,让他的内心总算平静而又舒畅了几分。

他就仿佛雕塑般站立着,静静地看着窗外,脸上没有更多的表情,只有嘴巴时不时吸一口叼在嘴里的香烟。

身着黑色风衣的“暗夜”,彻底地融入了黑暗中,这一刻,他就是黑暗中的使者,在暗夜里守候着黎明的到来。


第二天上午,保密局重庆站所在地。

审讯处主任兼行动处处长朱昌浩,正在审讯室里,提审着一名被捕的我地下党组织成员。

“说吧,把你知道的都说出来,说出来了,大家都痛快。”,朱昌浩对着一个被五花大绑的男人说道。

这个被绑着的男人,年龄就是三十多岁左右,身材修长,脸色白皙,鼻梁上戴着一副近视眼镜,一身书生的气息。

朱昌浩狼一般的眼睛死死地盯着这个男人,不断地揣摩他的心理变化。

“林宝之,林先生,你是读书人,也是一个知识分子,你也知道时间的宝贵,希望不要浪费了彼此的时间。”朱昌浩接着又对被捕的男人说道。

被称之为林宝之的这个男人,把头轻轻地扭过了一边,并没有搭理朱昌浩的说话。

看到了林宝之的扭头动作,朱昌浩冷冷地一笑,又继续说道:“在这间审讯室里,我审问过你们很多的同志,也有一部分人开始也像你那样,企图顽抗到底,结果呢,最后还是乖乖地招认。所以,希望你不要有什么顽强抵抗的心理准备,毕竟人身都是肉做的,没有谁是钢铁铸造而成。”

林宝之这时面无表情地瞥了朱昌浩一眼,冷冷地说道:“我只是一个教书先生,我也不知道什么同志不同志的,不知道你要我说什么?”,朱昌浩似笑非笑地说道:“说什么?当然是把你知道的都说出来。把你们共产党的事儿说出来。”

林宝之摇摇头,说道:“除了在教室里教书育人,其他的我什么都不知道,也不知道什么共产党,难道你今天也想听听我讲课么?”

朱昌浩“嘿嘿”一声冷笑,又开口说道:“林先生,你真幽默,难道你真的以为我们会胡乱抓人?要听你讲讲课,也不用在这里听。”,林宝之也冷笑了一下,便不再作声。

“好吧,既然林先生不肯承认自己是共产党,那我就让人亲口告诉你。”,朱昌浩阴冷地笑了笑,扭头对旁边的一个手下特务说道:“来啊,把那个人带过来,让他和林先生好好的谈谈。”

“是,处长”手下特务答应一声,便离开了审讯室。

不一会儿,这个特务便领着一个梳着中分头,脸长肥肉,眯着小眼睛的矮个子男人走进了审讯室。

朱昌浩瞥了一眼这个男人,对他说道:“黄先生,这个林先生是你的老朋友吧,你去和他说说话,好好地谈谈。”

这个矮个子黄先生,点头哈腰对朱昌浩说道:“是,是,朱处长。”

说完他便走到林宝之的眼前,挤出一副热情的脸色,对着林宝之说道:“宝之,你就都说了吧。你的事情他们都知道了,之前朱处长对我说了,只要你坦白交待,以前的事情他一切不究。还会让你重新回到学校去,继续工作。”

林宝之冷笑了几声,呸了眼前这个黄先生脸上一口痰,说道:“可耻,卑鄙。”,黄先生尴尬地“呵呵”笑了一下,仍然不死心地劝说道:“宝之,识时务者为俊杰,不要再抗拒下去了,没用的,你斗不过他们的。”

“我之前也是像你这样,也想一字不说,结果,唉,我还是什么都向政府坦白了。宝之,你又何必受那皮肉之苦呢。”,黄先生继续说道。

“黄山,你这个可耻的叛徒!”,林宝之对他喝道。叛徒黄山也不发火,他又“苦口婆心”地对林宝之说道:“不管你怎么看我,但是我家里上有老母,下有妻子小孩,他们不能失去我,我也不能让他们孤苦伶仃,对不住他们。”

“宝之,你也是一样,家里两个老人,妻子还年轻,孩子才几岁。家里就是你一个顶梁柱,万一你有个三长两短的,家里怎么办?你考虑过了吗?你不能那么自私!”

林宝之听了黄山的话,眼里闪现出一丝痛苦的神色,但很快又平息了下来。

黄山“唉”地叹了口气,对林宝之又说道:“你考虑一下吧,事情都这样了。”,说完便迈开脚步,回到了朱昌浩旁边。

朱昌浩满意地看了一眼黄山,便又对林宝之说道:“林先生,你的同志黄山先生,已经向政府坦白了自己的事情。何去何从?你也应该好好的考虑一下。”

林宝之把头扭向一边,还是什么都没有说。

朱昌浩眼珠子转了几下,想出了一条毒计,便残酷地笑了笑,就对身边的一个手下特务,低声细语地说了几句,这个手下特务点了点头,便退出了审讯室。

朱昌浩这时对林宝之又开口说道:“林先生,再给你点时间考虑一下,希望你不会让我们失望,也希望到时你别后悔!”,说完,他摆了摆手,大家就都跟着他离开了审讯室。


一晃时间又过去了几个小时,林宝之被特务们带到了一个昏暗的房间里。

从这个关押林宝之房间的围栏往外看去,可以清楚地看到对面另外一个房间里的一举一动。林宝之被绑在一条柱子上,闭着眼睛,对旁边站立着的特务,无动于衷。

一会儿,朱昌浩走进了关押林宝之的房间。他对林宝之说道:“怎么样?林先生,考虑得如何了?”,林宝之冷哼了一下,没有吱声。

朱昌浩残忍地笑了笑,说道:“既然林先生不肯配合,那么我只好让林先生看一场好戏了。”说完,他便转头对跟着身边的特务说:“把人带进去。”,特务点头出了房间。

很快,便有着一阵小孩子的啼哭声传了过来,接着还有老人愤怒的斥责声,以及年轻女人低低的哭泣声,都一一传入了关押林宝之的房间里。

林宝之听到了外面传来的声音,感觉那么的熟悉,便睁开了眼睛。

接着,林宝之看到了令他震惊的事情。他的父母,他的孩子,他的妻子,被特务叫骂着,推搡着,扯进了对面那个房间里。

林宝之此刻胸中的怒火极力焚烧,他对朱昌浩怒喝到:“禽兽,你们要干什么?”,朱昌浩淡然地回答道:“要干什么?当然是要你看戏了。不过,如果你愿意配合,那么一切都不会在你眼前发生。”

林宝之气愤得胸口不断地起伏着,破口大骂着这群披着人皮的狼。朱昌浩任由林宝之如何喝骂,都没有理会他,只是站在那里阴阴地笑着。

此时,林宝之的家人从对面看了过来,也发现了他。“爸爸”,林宝之的儿子哭着叫道,“宝之”,他的妻子也哭泣着叫唤着,他的父母更是泪流满面地看着他。

林宝之此刻的心里,承受着巨大的痛苦和愤怒,眼睛都变得有点通红了起来。

朱昌浩冷眼看着这一切,对着对面关押着林宝之家人的房间,挥了个手势。对面房间里的几个特务马上会意,一把扯过小孩子,把他踢倒在地上。然后,又把林宝之的妻子和父母分别捆绑了起来。

就在林宝之孩子“哇哇”的大哭声下,特务们手提皮鞭不断地抽打着这两个老人和年轻的女人。林宝之的父母和妻子,不断地惨叫哭泣着。

这时,在这头房间里看到如此残忍一幕的林宝之,更加大声地痛骂着这帮畜牲一样的特务。

朱昌浩冷笑了几下,又开口说道:“怎么样?林先生,这场大戏你可满意?”,他对林宝之说完后,又朝对面房间叫道:“给我用力的狠狠的打。”

在如狼如虎的特务们皮鞭用力抽打下,林宝之的父母很快就痛得昏迷过去。他的妻子也被鞭打得快叫不出声来。。

这时,朱昌浩指着对面房间,狠狠地对着林宝之说道:“自古忠孝两难全,你不是要忠于你的组织吗?那我就让你顾不得孝道,你自己看看那两个老家伙。”

还没待林宝之说出话来,外面跑进一个矮个子男人,是叛徒黄山走了进来。

黄山对朱昌浩说道:“请朱处长手下留情啊!”,接着又走到林宝之的眼前,对他说道:“宝之,你就那么忍心看着两个老人家和弟妹她受苦么?”

“宝之,当作决定了啊,组织少了我们,一点损伤都没有。可是,家人没有了我们或者我们没有了家人,大家活在这个世界又有何意义?”,黄山继续规劝道。

林宝之看着对面房间的一切,眼睛里渗出了两行热泪,嘴唇颤抖着。他的内心充满了痛苦和不安,父母和妻子在眼前的遭遇,让他彻底地失去了分寸。

朱昌浩,盯着林宝之看了几下,便又朝对面房间叫道:“那个小孩子估计从来没有挨过打,你们也赏他几下鞭子。”说完朝对面房间里面的特务使了个眼色。

对面房间里的特务听到朱昌浩所说,又看到了朱昌浩的眼色。便对着林宝之那个几岁的儿子挥动了手中的皮鞭,抽打了下去。“哇哇,爸爸,妈妈”,小孩子痛得大声哭叫起来。

林宝之此刻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了,他流着泪水,哭泣地对特务们说道:“不要打他,他还是个孩子,求求你们了。”,对面房间里的特务没有理会他,继续抽打着躺在地下的小孩子。

朱昌浩这时,打了个响指,对行刑特务叫道:“停”,特务们便立刻停止了下来,任由着小孩子不断地痛苦哭喊着。

“林先生,如何?我们做个交易吧?用你知道的换取你们一家人的平安。”朱昌浩有点得意地对林宝之说道。

林宝之痛苦地长叹了一声,说道:“你说话算数么?”,朱昌浩此时带着微笑的神情,回答道:“林先生,请放心,我们一向说话算数,只要你愿意合作,我们就是朋友了,对待朋友,有对待朋友的方式方法。”

黄山这时也对林宝之说道:“宝之,你放心,把事情交待清楚,朱处长不会再为难他们的。”林宝之看了看朱昌浩,又看了看黄山,低声地说道:“唉,好吧,我愿意配合。”

朱昌浩哈哈大笑几下,说道:“好,我就等林先生这句话了。”,然后又对身边站着的一个特务交代道:“去把林先生的家人送绑,顺便送去医务室好好的处理一下身上的伤势。”

朱昌浩接着又朝着对面房间的特务说道:“把那个小孩子带过来,带到他父亲身边。”,说完之后,他来到林宝之身边,亲自为他松了绑。

转眼间,特务便把小孩子抱到了林宝之眼前,放在他的怀里。儿子见到了爸爸,又不禁委屈的大哭了起来。。

(欲知后事如何?请看下回分解!谢谢大家![玫瑰][作揖])

《暗夜调查官》最新内容(提示:已启用缓存技术,最新章节可能会延时显示,登录书架即可实时查看。)
第8章 无面者
第7章 刺杀
第6章 修炼
第5章 三十九局
第4章 神官
第3章 新世界
第2章 实验
第1章 绑架
《暗夜调查官》正文
第1章 绑架
第2章 实验
第3章 新世界
第4章 神官
第5章 三十九局
第6章 修炼
第7章 刺杀
第8章 无面者